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京邮电大学有线五九级古稀校友博客

古稀校友 同学情暖 金色晚年 怀旧情怀 信息递送 联系纽帶 (资料信息不定期版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6/3]小长脚连载故事: 妻之四 相拥  

2016-06-03 17:50:43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 [6/3]小长脚连载故事: 妻之四      相拥 - 南邮有线五九级校友 - 南京邮电大学有线五九级古稀校友博客
 
 她的情感是脆弱的。1963年,她母亲的去世给她的打击尚未平息,她父亲又离她而去,更加重了她的孤独感。我提出:让我们结婚吧。傻傻的她似乎根本没有考虑结婚意味着什么,结婚需要有哪些物质条件,就贸然点头同意了。
       1969年2月,春节将近,学校中的教师和同学大部分回家过年了。南京的冬,寒冷,潮湿,她孤零零的一个人从杭州来到南京。我们相拥着,顶着阴沉沉的天,踩着小路上的泥泞,从我再也想不起来的地方,领来一张单片的,红色的结婚证书。证书的封页上印着副统帅写的:“读什么书,听什么话,照什么指示办事”的话。内页写着:要斗私,批修等等。
       知道我在春节要结婚,又没有房子,我们的介绍人老师把她自己在西院八栋的宿舍借给我,她与她的先生回老家过年去了。
       我们领了结婚证,回到临时借来的房间。天已经晚了,记不得吃什么当作我们婚宴晚餐。没有婚礼,没有亲友的祝福,我们静静的,在昏暗的灯光下,相对而坐,等待着这一天能平静地过去。突然,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。我去开门,进来一个有些脸熟的中年妇女。她对着我和我的妻冷冷地问道:
      “你们怎么在别人的家里啊?”
        是啊,我想起来了,今天应该是大年夜了,我怎么在别人的家里啊? 
      “我向她们借的房。”我结结巴巴地应答着。
      “你们两人是什么关系?”她又问了一句。
      “我们今天结婚了。”我笨拙地把结婚证从书包里掏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 正当她饶有兴趣地翻看着我的结婚证时,门外进来了两个我的老师。他们与那个中年妇女交谈了几句,那个妇女无趣地走了。老师告诉我:那个妇女是居民小组的组长。在那个年代里一切都是正常的,我完全适应。
       两个老师握着我们的手,陪着我们坐了许久。这是我们真正的婚礼,两位老师是我们的证婚人,也是我们的嘉宾。可惜,我们连一颗糖都没有为他们准备。
       老师离开后,妻铺开她从杭州带来的红色真丝被面、从上海带来的,由我妈妈凑了全家棉花票买的,一床棉被。我们无言地相拥而眠。
       婚后第七天的深夜,我和妻已经睡了,门又敲响了。我匆匆起床开门,借给我们房的老师回来了。大概,是我忘了他们回来的日期,以致造成了这一狼狈的场景。我赶快把妻叫起来,卷起我们的那条红色真丝面的棉被,回到我自己的宿舍。
      妻的假期也结束了。她回杭州,我在南京,开始了我们牛郎织女的生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