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京邮电大学有线五九级古稀校友博客

古稀校友 同学情暖 金色晚年 怀旧情怀 信息递送 联系纽帶 (资料信息不定期版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5/27]小长脚连载故事: 妻之三 相恋  

2016-05-27 19:38:3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[5/27]小长脚连载故事: 妻之三     相恋 - 南邮有线五九级校友 - 南京邮电大学有线五九级古稀校友博客

   

      到了杭州,她安排我住在她单位的招待所。

       招待所座落在涴纱溪一侧,是一栋黑漆大门的旧式房子。进门,一间方砖地的厅,两边两个厢房是木地板的客房。穿过门厅,后面是一个天井,天井后有公用的盥洗室和一个淋浴室,一切都非常简朴。每间客房大约有六到八个床位,我睡在靠门的铺位。在招待所住宿的客人,有因公出差的,也有来探亲的职工家属,我大概是被作为家属来安排的,由此,取得了登记住宿的许可。
       在杭州的几天里,白天,她上班,我就在招待所里发呆,偶而,出招待所大门,站在涴沙溪旁,默默地想着,如果西子活到今天,看着知识分子的狼狈,她还会选择范蠡吗?

       中午,她从单位食堂买了饭,到招待所与我一起吃。因为,那时的杭州不大,她工作的单位又与西湖湖滨很近,

       下午,她下班后,与我一起去西湖边随便逛逛。晚饭时刻,有家眷的职工都回家去了,单位食堂没几个人单身汉吃饭,她把我带去单位食堂吃饭。有时,去“奎元馆”吃面,她为我买三角六分的虾爆鳝面,而她自己吃一角二分的雪笋面。她说,她喜欢雪笋面的清淡,而我知道,一天的工资能够买几碗面呢?
       晚上,我们又去湖滨找个凳子坐着。 记得,我们在湖滨逛着,或者,坐着的时候,从没有谈论将来,也没有谈论理想;没有谈论金钱,也没有谈论贫穷;没有谈论政治,也没有谈论艺术。我们只是手握着手,用从对方手里传递过来的热量温暖自己的心。
       几天的时间,我们已经难分难舍。但是,我们又不得不分别,我回到了南京。
       秋天尚未来到,却传来她父亲病危的消息。她大哥把她父亲从川沙老家接到上海家中,她的小哥从洛阳赶回上海,她也从杭州回上海看望父亲。
       她来信说:“你来吗?让我父亲看看你是怎么样的吧。”
       我到她家,她父亲躺在后屋的小床上,满头白发,气息微弱。
       她告诉我:“已是肺癌晚期了。”
       过了二天,她父亲就去世了。
       简单的大殓仪式后,回到大哥的家。人们逐一跨过家门口的火堆,进屋,没有坐下。她匆匆的赶回杭州上班,我回到南京。
       秋,大地萧索,春的生机,夏的骄阳都过去了。可能,因为我长得太高,大脑供血不足。有一次,突然倒地,瞬间失去知觉。她闻讯后,急急地从杭州过来看我。我把我的宿舍让给她,我睡在其他同事房间的地板上。三天,她又回杭州了。
      我想,这就是我们的相恋。这绝不是现代物欲的贪恋,也不是古代浪漫的情恋。但是,我至今不能回答你,我们的恋是什么。我们像两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鸟儿,需要相互抚偎的依恋。像两个在漆黑夜晚里无亲可傍靠的孤儿,需要相互安慰的眷恋。是两个青春期的男女,需要异性关注和亲近的迷恋。
      我只能说:上天已经安排我们二人要相依着度过一生,而我们也作了彼此的认可,准备登上那一叶扁舟,向茫茫大海的深处飘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