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京邮电大学有线五九级古稀校友博客

古稀校友 同学情暖 金色晚年 怀旧情怀 信息递送 联系纽帶 (资料信息不定期版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听小长脚讲故事系列:倉鬍子传奇 之三  

2014-11-14 06:37:36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听小长脚讲故事系列:仓胡子传奇 之三 - 南邮有线五九级校友 - 南京邮电大学古稀校友博客 有线五九级
 
        就在倉鬍子离开上海后的那个夏天,我的高中母校,送走了我们这届毕业生,带着全体在校的教师和学生,整体搬迁到嘉定,更名为上海市第一科技中学。就像一个母亲不愿滞留在自己孩子被冤屈抱走的伤心地那样,隐姓埋名地沉迹它乡。而说来也巧,在倉鬍子平反回上海的前一年,我的高中母校又在原地,以原名恢复了。更像一个母亲知道自己的孩子即将归来,整修老屋等待着久别骨肉,这使得倉鬍子有了落实政策的具体的单位。
       倉鬍子从农场带回了爱他的妻子,也带回了他们所钟爱的儿子。由于,倉鬍子在农场卫生所干了很长时间,他被安排在学校医务室工作。除了几个在传达室看门的老工友,全校都是新来的老师和学生,当他们看到一个陌生的医生时,并不知道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一切。不久,倉鬍子又用他在农场自学的法律知识,通过招聘考试,进入了司法系统,成为地区法院内,专门整理历史案卷的法官。我不知道他整理发现了多少冤案,又为多少人的平反昭雪起了关键性的作用。只知道,在他的教育下,他的儿子也成为了一名律师。可能,法律将成为倉鬍子家族永久的职业,他们将世世代代为维护法律的公正而奉献一切,因为,他们知道法律的真正的含义。
        老同学知道倉鬍子回来了,自动地集结起来。大家已经忘却了当年属于哪一个群体,欢聚一堂。由此,我又可以回归到汪姐和马兄的重逢故事了。马兄退休,回到上海,看了他在枕琉公寓的旧居,又到华山路母校看了纪念李登辉老校长的登辉堂,上课听讲的力学楼。在学校传达室与无所不知的老工友聊起往事,怎么会不提起倉鬍子的传奇故事。于是,马兄见到了倉鬍子,又从倉鬍子嘴里知道了我们同学的下落。后面的事情就应顺理成章地发生了。
        馬兄與汪姐重逢,我的故事应该结束了。顺便再告知一下仓胡子传奇故事中其他几位的后事,以免各位牵挂。
        被劳动教养的一位同学,教养后,遣送到扬州。在建筑工地上挑了几年水泥黄沙,期间自学会计。我遇见他时,他是一个民营建筑集团公司的财务总监。
        被遣送原籍的一位同学,成为小镇上一位手艺精湛的裁缝。不幸,因操劳过度,早早地离开了我们。
        就读水产学院的一位同学,成为一个食品加工厂的厂长兼总支书记。
        那位在误会的审判中,暗暗收集和编织材料的人物,虽节节高升,官居要职,终因受良知的自责,郁郁寡欢,身患绝症,在病痛中离开了人世。
        我并不相信因果报应的说法。但是,当一个人在晚年,回顾和梳理他的一生时,能忏悔一生中所做的错事,宽恕他人对自己的一切伤害,那么,他将会平静地安度终生。每个人的经历,只是历史画卷中,可以忽略的点点滴滴。但是,如果,你看到过拼图游戏的纸片。每个人就是那奇形怪状的小纸片,把它们拼接起来,就能构成宏伟的历史真实畫卷,让后人看到前人是如何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虞啟敖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